在距離杭州約一個小時車程的嘉興市區,有這樣一戶平凡卻又幸福的人家。
  這家的男主人小薑(化名)今年25歲,老家河南。1990年出生的他,已是一家小型汽車修理廠的老闆,膝下還有孩子,小日子過得挺紅火。
  前天,小薑一家四口和小薑的朋友小陳,一行五人來杭州旅游。誰曾想,這一趟杭州之行,卻成了一家人心頭揮之不去的痛。
  因為就在昨天,25歲的小薑,在驅車回家的路上,毫無徵兆地走了。
  兩車輕微追尾
  後車上年輕司機當場不省人事
  昨天下午1點51分,錢江晚報新聞熱線96068接到讀者報料:天目山路30號門口,兩車追尾,後車司機當場沒了呼吸和心跳。
  事發位置在天目山路莫乾山路路口附近,當時並非交通高峰期。緣何後車上的司機當場不省人事?
  錢江晚報記者立即趕到事發地點,只見現場交通並未受影響。此時,一輛浙F牌照的黑色別克轎車停在一旁的非機動車道上。除車頭防撞條和霧燈稍有破損外,該車輛並無其他明顯撞擊痕跡。
  據現場目擊者鄭先生(化名)回憶,昨天下午1點多,他經過此處。“120、交警都在,聽說是兩輛車子追尾了,黑色別克車就是追尾的後車,車上司機心跳、呼吸都沒了,120把他送到市中醫院去了。”
  而這被送往醫院的司機,正是突然離世的嘉興小伙子小薑。
  進醫院時呼吸心跳都沒了
  兩小時搶救未能留住年輕生命
  昨天下午兩點半剛過,錢江晚報記者趕到杭州市中醫院。還沒走近急診中心一樓大廳,便聽見裡面傳出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哭喊:“我的兒子啊,我的心啊,我的命啊……”
  一進門,只看見一扎著馬尾,膚色黝黑的中年婦女躺倒在急診搶救室門口,痛哭失聲,雙腳掙扎著來回擺動,左腳光著。她身旁,一名二三十歲的女子正用力地把她抱住。與此同時,她也在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……
  距離她倆不遠處,有個小男孩站在那裡,一臉懵懂。他不懂家裡人為何這樣。
  他們正是小薑的母親、妻子和3歲大的兒子。
  此時,小薑已在搶救室里搶救了一個小時。大廳里來往的病人、醫護人員見此情景紛紛停下腳步,希望能為她們提供幫助,卻又不知如何安撫她們。
  錢江晚報記者找到了同樣守在門口的小薑的朋友小陳。小陳的臉上寫滿了悲傷。在小薑的家人精神近乎崩潰時,他不斷跑前跑後,幫忙安撫。
  輕微追尾後他就像睡著了
  妻子說“就去年暈過一次”
  小陳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他和小薑一家都住在嘉興,小薑是1990年出生的,今年25歲,大女兒已經上幼兒園了,小兒子3歲。
  事發前一天,他們一行五人開車從嘉興來杭州旅游。昨天下午,他們結束了在杭州的全部行程,從靈隱寺出發開車回嘉興。
  “大概下午1點半左右,車子開到天目山路,那裡有個紅綠燈麽。一路上都好好的,後來車子追尾了,就稍微蹭了一下,動靜不是很大的,一點點。”
  小陳說他當時坐在車子后座,是小薑開的車。車子追尾並不嚴重,也沒人受傷,但駕駛座上的小薑卻像睡著一樣,沒了聲響,叫也叫不醒。大家立即撥打了110和120——“我們什麼都不知道,我們還坐在車上還在聊天,說要回家吃飯……”一旁小薑的母親只了這一句話,便再度哽咽起來。
  小陳告訴錢江晚報記者,小薑在嘉興開了一家修車廠,“他工作量不大的,每天就修修幾輛車,平時身體也挺好的,又沒有生過病。”對於好朋友發生的意外,小陳一時也無法理解。
  “他去年暈過一次就沒暈過了……”當錢江晚報記者詢問小薑的身體狀況時,妻子的小薑只說了半句,便忍不住放聲痛哭起來。除此之外,小薑的親友再想不起其他小薑有任何身體不適的情況。
  據瞭解,小薑是在昨天下午1點45分送到醫院進行搶救的。那時,小薑的心跳和呼吸已經沒了。
  “開車的時候可能突然一下子意識喪失了,當時可能心跳、呼吸就停掉了。120趕到就把他送到醫院,我們立即開始搶救,但期間心率一直都沒有恢復。”醫院當班陳醫生說。
  像這樣的情況,通常搶救時間在半個小時左右。但陳醫生和其他醫護人員進行了近兩個小時的搶救,可惜最終未能留住這年輕的生命。
  昨天下午3點多,醫生正式通知家屬,小薑走了。
  錢江晚報記者從交警部門瞭解到,昨天下午確實接到了這麼一起報警,至於事故的具體原因還在進一步調查中。 (感謝讀者周大伯提供新聞線索)
  (原標題:兩車只是輕微追尾後車上的90後司機竟怎也叫不醒)
創作者介紹

鏡頭

dk14dknqq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